• 花去春犹在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一席传世的斑斓,是朱颜退去,繁荣落尽,照旧于娇花烟雨中楚楚可人的娇媚;一种绝世的芳香,是雨打红残,红销翠减,于颠沛辗转之后依存的余香。这等于思维,是肉体!

    思维的高尚,是玉肌颓败照旧笑靥如风的高妙。

    李清照,身处剑火相争,血泪纵横的南宋,一个深院高户的香草美人,闺中之秀。面临岌岌可危的南宋疆土,狼烟四起,她叹出一个强人应有的悲忿,泼墨的浓香淋漓出时代断弦的强音,“生看成人杰,死亦为鬼雄!”一个朝代的奇葩,震撼了整个文坛。

    当他的性命殒落在七十二岁的门槛,他的词却成为千古传唱的佳句,即便她的肉体沉睡在冰凉的地皮,他的词,他的造诣,他特有的女子的坚贞却保存了数千年,数万年,积厚流光,生生不息。

    肉体的高尚不会因肉体的沦亡而淹灭。

    民族的英雄,国家的忠良。岳飞,“毁家纾难”深深的刺到他的脊背,也扎在他的心上。“三十功名尘与土,八千里路云和月”,一个爱国者声成金石的呐喊,“壮志饥餐胡虏肉,笑谈渴饮匈奴血”。满腔的壮志豪情,是一个勃然大怒者的自勉,复国的自励。苟且的匈奴必会惧他三分,怎奈的小人忠厚,秦桧的谗佞葬送了一个爱国者鲜活的性命。这是一个朝代何等的悲哀!

    然而,岳飞的鲜血却顺流成河,沾染了一代又一代血性男儿。他伟岸的身躯长逝于悍然,而他那浩大的雄心,对宋代炽热的情怀却与世长存。

    志节的高尚如冬季的傲梅,凌寒独放。

    陆游,身居宦海却皆不逢源,政治上的排斥,浑浊的宦海,让一个媚骨不屈者身心俱碎。蜗居驿外断桥,“无意苦争春”,谁料,“一任群芳妒”。傍晚之日,已是愁思满绪,风雨交加。不幸这宦海的失意人!处居南宋,他举步艰巨,然而他那一身的媚骨,那不朽的卓绩成为一段美谈,蔓延在街头巷尾,津津有味。

    斑斓是短暂的,然而,斑斓又是永远的。褒姒,惊世的美艳,让幽王千金买笑,战火戏诸侯,那纤纤的一指,葬送了一个江山。绵绵多情的杨玉环,沉溺了李隆基,奸臣权倾朝野,腐化的君王,绝美的容貌只是万人的讥笑。金圣叹古庙一泣,留得忠义之魂。华美的外观能够绝艳几十年,但留香的心坎宛如松柏,枝叶繁茂,生生不息。

    读懂那传世的斑斓,嗅起绝世的芳香,托起肉体的高尚,托起思维的高尚,让乱红流香,让花去纯犹在!

    ?

    上一篇:张坚一行赴银川参加教博会并走访铁路企业和校

    下一篇:没有了